HIC

碎钞g

zone out 

标题填不上

抱我吧。
今霞肯华袍样裹挟起世界了,z却要转意迈开上楼步子;艳艳芒衍射过运转中的摩天轮,也在他背后演绎着静态的燃烧。反正在那人窗前景色无不同,他是这样想的。
多好笑啊,你曾经日日尾随我,途径芒草地,过路炼瓦的废墟,到门前为止。漠然低眉的态度不是强装,可又将我解剖的小东西换走,第二天绀紫的窟窿竟是一对更美的野猫眼。我注定伶俜命,你随周遭在校内过道上讥笑,心底爱的又是这回事。你什么都推导出来了,而我于你还一无所知,听听你的形容,“心里恶心又粘腻”,都是孩子啊,所以你的在意也许最是贪恋太阳对煤屈膝的滑稽。但我怎么去讨厌你,即使有过也不长久,像一早我走在广场上,见一个纤瘦的女孩在熙熙攘攘中还在反复舞步,你与那种可爱……也许是一致的,当我注意到她,我不自主笑了。

钟。旋律里z倒栽下去,绒里看琴弓尖上舞踊
的点,奏毕四野阒然,k转过身看他,红目中蹿升着深林之火,火里又是他的鱼游曳来回。

我正是你行将消逝的日子,你梦的延伸,你现实的终结。这是个错误,弗丽达……

走吧,k说,晚上他们坐车上山,一睹那隐秘而美的遗迹,十余架石像,统一是将翀的䳥形,披将干未干的雨露,朝夜空中心跂望。

“他们在等待着什么呢?”

“不知道啊,但看样子是永远都不会来了。”

他抬手轻抚石肌,鹭白的臂膀在黑暗处显得尤其亮。草垛上我们并不偎依狎昵,也不亲吻,不赏月腓星堕,一点点地嚼碎归宿感罢了。

尽情挥霍嘛,他被抱了一下。无知难道不是青春的特权吗?

z悱然,当他回到家的时候,k也走了很长一段路,他再回头看,十字架温和地与霓虹溶没。他想试试走到拂晓。积云块块凝结,与远处黑洞洞的路口衔在一起,人世间的黑羊就显形了,在k头顶成群结队地游走,他跟着去。烟蒂燃热,路灯通明。

我赤手怎么还会在这?趁此k妄想捻住冥冥的指引。这是哪带的街市了,穿过去,他却发现自己又回到和z分手的地方。k垂下眼脸,等灼灼自行熄灭……楼宇暧昧,他听见一个声音:不妨看看日出。

他下意识的就转过去了。






1200

没想到写完了也这么点,羞愧感急速上升......

人困云愁,瞅着窗外的陶土天色映得楼外楼也暧昧了,几个忘带伞的学生清醒一些,轻声向未雨绸缪的提议同行,铃响,讲桌底下便分不清挪桌声咳嗽声是谁的,一窝蜂般散了。今天真嗣值日。他首先去看自己的伞有无被顺走,再折回来打扫。期间后排有人还在伏桌沉睡,他也没有打扰,任人做着梦。要关门的时候,真嗣才无奈地反手拍拍他肩,催其走人。

“薰君?你回去再睡吧,下雨了。”

“……我没带伞耶,”渚薰抬头看向窗外的雨。“你呢?”


伤脑筋,两个人打伞的话,不如不打…但这家伙总不能不回家吧?想想他在雨中狂奔的样子,真嗣又觉得过意不去:

“带了。”

“那能和你一起走吗,如果真嗣君不介意的话。”他答应了。

自己的伞有点小,两人几乎是贴着臂走在路上,雨势毫无减停的迹象,反而越来越大。远处时不时落几道闷雷,以及行道树的枝桠割剪去了还未拉走,堆积在街边受洗。衬衫半边湿透底,雨水直直沿肩淌下。除身边的人外,什么轮廓都看不真切了。

十几分钟后,二人到了公寓门口。

“我就到这里了,你打我的伞回家吧。”真嗣边翻找钥匙边说。

“好,我——”

一阵强风腾过,手连抓也抓不稳,伞眨眼间被掀吹到对面,暴雨中,伞面支架骨肉分离。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打扰了,渚薰跟在真嗣后面进了门。

整间屋都很干净,干净到几乎没有家庭的生活气息。最基本的家具电器配置完全,此外再见不到其他的装饰,最多一只鱼缸:四条枫红的金鱼晃颤尾巴不疲地游动,仿佛在作人眼中唯一闪烁的灯火。

“你一个人住啊。”

“以前跟我爸生活,现在他越来越在乎研究所工作,很少回来,这原本就是他的房子。”

“好辛苦,不过想想也挺无拘无束的。我也是这样嘛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你懂啥啊,真嗣心里打量着这个人,白头发红眼睛的青少年,他好像猫,在人世漶漫流浪,可冬日蝇呀,“来日无多偏要飞”……所以是,不可能相互理解的,是不可能的。

“什么?”

“你先去洗澡吧,我找找衣服。”

“好。”走到卧室,真嗣拉开衣柜,拿出一套短袖短裤,等水声停了,再从门缝递过去。谢谢啦,对方单手接过。  

很快,他也将洗罢,正觉得舒畅,却莫名听见熄停声。整个人陷入突来的幽闭中。马上穿好睡衣开门,看见个身影挡在门前。

“刚刚停电……”

洗好的被子是晾不干了。“睡觉吧,我家没客用室,只有分你一半床了。”


是双人床。盖上薄被,想起十岁前,父亲也是睡在这张床上,背对着儿子,不过问他的一切,偶尔他弄些淤青伤疤,面对墙壁想着爸爸会说些什么呢,应该什么都不会说吧,真的没说。鳏夫已自以为孑然一身。对于这般视若无睹,空气也没什么好哭,思念死者已经耗尽他的所有力气。


妈妈


妈妈


舞场上有雨踢踏,树影同她们抖簌簌,身居风雨不侵的巢,真嗣隔窗听雨,好安宁了,甚至隐隐嗅见湿草叶的清芬,唯独这享受才有他的份。

后背传来人的体温。不可思议,他的确是和那人首次接触,但有种做了做过的梦的错觉,喂,我们是不是何时在哪里见过……唔……思绪放远去,人便很快睡着了。朦朦胧胧,小孩觉得唇被轻啄了一下,不知来处的血,泪,抑或他物,凉而隐忍的。

没了

****












屁剧情没,只是想试试氛围。一写出来,额,这??很想写肉,但是真不会割,心好痛.....自己都看不下去,能不能你侬我侬一点,倒是有点恋人样子........啊?……





电脑看字 真是不能再丑了。。。。呃啊。。。



本月。。




无姓之人

© HIC | Powered by LOFTER